yabovip888

  • <tr id="YifnPw"><strong id="YifnPw"></strong><small id="YifnPw"></small><button id="YifnPw"></button><li id="YifnPw"><noscript id="YifnPw"><big id="YifnPw"></big><dt id="YifnPw"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"YifnPw"><option id="YifnPw"><table id="YifnPw"><blockquote id="YifnPw"><tbody id="YifnPw"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"YifnPw"></u><kbd id="YifnPw"><kbd id="YifnPw"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"YifnPw"><strong id="YifnPw"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"YifnPw"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"YifnPw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"YifnPw"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YifnPw"><em id="YifnPw"></em><td id="YifnPw"><div id="YifnPw"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"YifnPw"><big id="YifnPw"><big id="YifnPw"></big><legend id="YifnPw"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"YifnPw"><div id="YifnPw"><ins id="YifnPw"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"YifnPw"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"YifnPw"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YifnPw"><q id="YifnPw"><noscript id="YifnPw"></noscript><dt id="YifnPw"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"YifnPw"><i id="YifnPw"></i>
                明天是:

                劉岌:清慎謙恭歷兩朝 詩文北巖鉤深遠

                2018-07-23 08:51:54 泉源:巴渝傳媒網


                北巖景觀念易洞

                劉岌,字凌云,明代涪陵人,生于永樂十九年(公元1421年)。先人為明初隨軍進入涪州的武士,屬于“戎籍” 子弟。劉岌于景泰元年(公元1450年)中舉人,景泰五年( 公元1454年)登科三頭等一百四十九名進士。劉岌清慎謙恭,居家恂恂,歷任兩朝禮部尚書,被尊稱為“鄉賢”。其留下的《北巖餞游記》《和新建致遠亭》詩文,紀錄了涪陵北巖厚重的文明汗青,為后代理解北巖文明、北巖汗青發揚了積極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兩朝尚書克節儉

                父子重遇成奇聞

                今天順元年(公元1457年)六月,劉岌授吏部驗封司主事。天順七年(公元1463年)六月,升為吏部員外郎。不久因父喪父(母)喪旋里,期滿后改任戶部郎中。劉岌因在任職時期,非常勤勞,仔細擔任,于明成化二年(公元1466年)的官員稽核中,取得了“清、勤、慎”即廉潔、勤奮、慎重的最高評價。成化五年(公元1469年)五月,劉岌以封爵副使身份到場了朝廷的一系列封爵運動。

                成化九年(公元1473年),劉岌升任太常寺少卿,幫忙太常寺卿掌禮樂、郊廟、社稷之事,總理郊社、太樂、宣揚、御醫、太卜、廩犧、諸祠廟等署。成化十一年(公元 1475年)七月,劉岌不計團體安危,就“妖眚”事情勇于向天子建言,失掉憲宗采用的夸獎。成化十三年(公元1477年),劉岌升任為太常寺卿。次年秋,劉岌奏請修縉天壇地壇的齋宮、神廚,失掉天子應準。在維修進程中, 劉岌等人妥善地處置了相干 “御狀”所觸及的題目,與太子少保禮部尚書鄒千承當起天壇、地壇的維修工程。成化十七年(公元1481年)一月,劉岌升任禮部左侍郎,仍掌管太常寺事件。次年十一月,劉岌升任禮部尚書。劉岌除掌管禮部外,還兼掌太常寺事件,是一位遭到天子十分重視的大臣。

                掌管國度禮樂大事的劉岌,因身形魁梧、容顏堂堂、聲響嘹亮、吐辭遲滯、克勤克儉,失掉了明憲宗的欣賞。成化二十年(公元1484年)十一月,劉岌與周洪謨、施純,以及戶部尚書殷謙、兵部尚書張鵬、刑部尚書張鎣、工部尚書劉昭、都察院右都御史朱英等人,被天子聘任為太子少保擔任教誨太子,成為朝廷的一品大員。

                成化二十一年(公元1485年)八月,劉岌向天子告假回涪,省墓祭祀祖先。劉岌回到涪州后,因抱病不斷未歸。成化二十三年(公元1487年),在吏部銜命到四川的巡按御史催促下,劉岌只好回北京復命。因劉岌確實有病在身,加上丁永中等人的奏請,天子包涵了劉岌逾期不歸,并持續讓他擔當禮部尚書一職。同年八月,憲宗駕崩,孝宗朱祐樘繼位。玄月,劉岌上奏孝宗天子,以有足病、舉動方便為由懇求致仕回籍。孝宗皇位,因萬事都還沒有理清眉目,正是用人之際而不許致仕。

                弘治元年( 公元1488年)仲春,劉岌授命與太傅兼太子太師保國公朱永、襄城侯李瑾、太子太保吏部尚書王恕、太子太保兵部尚書余子俊、戶部尚書李敏、太子少保周洪謨等人一同,給天子分章解說宋署理學家周敦頤所著《通書》。其間,劉岌因病屢次上書懇求致仕。弘治二年(公元1489年)五月,劉岌再次上書哀求致仕,終于失掉天子恩準,并命各地驛站予以車馬、有關部分每月供米二石、派給挑夫四人,劉岌享用了十分高的報酬。劉岌為官終身,廉潔慎重,謙遜平和。劉岌辭辭官職歸鄉之際,同榜進士、時任大學士邱璿撰寫了《送太子少保涪陵劉公致仕序》對劉岌倍加贊賞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岌歸鄉后,深居簡出,慎重平和,時著布衣寒服,受鄉人稱譽。在鄉人協助下,找回被大妾命仆役遺棄的兒子。時人留有:“八旬老父江邊立,七歲孩兒天下去”的詩句,以為劉岌老來得子失而復歸是天之所賜。弘治十八年( 公元1505年)八月,劉岌八十五歲時在涪病故。天子賜祭葬,享用“諭祭”最高規格報酬,被鄉人崇祀鄉賢祠。

                明萬積年間,江蘇無錫人施顯卿在撰輯完成的《古今奇聞類記》(十卷)的卷三中,也以《劉尚書父子重遇》為題紀錄此事。文中記劉岌老蚌生珠、失而復遇奇事,以為厚德之報。其作者以淺明筆墨,勵人向善。

                善文工書留佳構

                詩文北巖鉤深遠

                劉岌善文工書,在明萬歷《yabovip888府志》中收錄劉岌文稿書目有《北巖餞游記》。另占有關材料表現,劉岌為涪陵城南的“大龍橋” 題寫橋名,為同榜進士、巴縣人賈奭所篆的《明故嘉議醫生都察院復都御史賈公(奭)墓志銘》現藏于yabovip888中國三峽博物館。

                劉岌所著的詩文多數散落,至今收容詩歌只要刊載于乾隆《涪州志》卷十一和涪陵《劉氏宗譜》等文獻《北巖餞游記》(局部)及《和新建致遠亭》詩文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其《劉氏宗譜》里的《北巖餞游記》中,劉岌寫道:“涪江之北,鐵柜山下有北巖,昔宋程伊川紹圣四年,謫涪居住注易。黃山谷謫涪州別駕,扁堂鉤深。尹和靖洛陷,奔蜀止于涪。程已復秘閣而終,作文示堂講易。譙天授涪人,往洛見程學易,后程謫涪師友游泳。自紹圣迄今四百余年,祠宇興頹,志謀無考。然程老師著易過化之所,三老師相繼講道之地。圣賢正學之脈,參天地照,日月炳然,煥然千百載,尤一日萬萬,古統一心。文人進士,或宦寓或顛末,雖王事鞅際,勿遂務欲迭巖一謁,以豁思賢慕道之心。巖側者北巖寺,鉤深堂寓焉,歲久……”(摘抄于《劉氏宗譜》)

                劉岌在《北巖餞游記》的敘說中,引見了四百多年來,發作程伊川老師謫涪居住北巖注易、謫為涪州別駕黃山谷北巖題“鉤深堂”、 涪人譙天授到洛參見程學易并在北巖助程、尹和靖等“三老師” 相繼講道于北巖的史實,稱譽北巖在“圣賢正學”傳承中作用宏大。北巖成為“文人進士”,以謁巖來表達“豁思賢慕道之心” 。于是,涪陵北巖成為易學文明傳承之地、講道授業的教誨之地、文人騷客慕名拜望的勝景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其《和新建致遠亭》這首詩的內容是:

                伊陽回去已多年,易道光芒在現在。

                羲圣卦爻文象備,涪翁題壁古藤懸。

                千秋鑒透精微理,一畫重生先后天。

                致遠亭成翚原址,尊賢遺德永昭然。

                詩題中的“致遠亭”,指的是涪陵北巖勝景中的十景之一,位于點易洞側邊三畏齋前巖畔大石上,今存遺址。首建于南宋(公元1208~公元1224年)嘉定初。明末重修,名八卦亭。在清朝嘉慶年間重修時,時州牧李忻作有《致遠亭碑記》(見道光《涪州志》卷十一)。嘉慶間州牧張師范,也在《北巖十詠·致遠亭》題下的正文說:“亭為宋刺史范仲武建,映帶山河,下環泉石?!蓖で胺疾葺螺?,檻外飛泉簌簌,引泉入流杯池,景觀幽雅。過來亭上有聯曰:“登臨嘆趙宋消亡不幸有數青山遮不住大江東去;閱歷盡人天消長不因一聲杜宇何由使吾道西來?!贝寺撛袨橹袊鴦倬懊撝?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詩文中,“伊陽”,指程頤。宋理宗淳佑元年(公元1241年),程頤被追封為伊陽伯?!耙椎馈?,是指交融中華道、儒、釋、武、醫等傳統文明中,集易學頭腦于一體的易學文明體系?!棒耸ァ?,是指創八卦的宓羲?!拔南蟆?,是指日月星斗變革的跡象?!案⑽填}壁”,指黃庭堅留在北巖 “鉤深堂”題詞?!耙划嫛边@句,是說相傳宓羲畫先后天八卦,是從乾卦三的第一畫開端。因輪為天,以是說“一畫開天”。遺德,說的是后人留下的德澤。

                明天,僅從《北巖餞游記》的這些記敘以及《和新建致遠亭》的文題看,劉岌活著生存的明代,涪州就已經對致遠亭重修或新建的史實。而經過閱讀劉岌圍繞《周易·系辭上》 “探賾索隱,鉤深致遠”之意所寫的《和新建致遠亭》, 不只利于人們理解到當年程頤已經在涪陵北巖點《易》和黃山谷也在北巖留下題字的史實,也有利于引領人們去理解先進建筑“致遠亭”的深入寄義以及所承載的厚重汗青。

                因而,劉岌《北巖餞游記》《和新建致遠亭》詩文,紀錄涪陵北巖厚重的文明史實,為后代理解北巖文明、北巖汗青發揚了積極作用。文圖/王小波

                原載巴渝論壇·文學

                掃描二維碼,下載“愛涪陵”APP,看精美故事

                四川金7乐走势图表